最美高速公路,是征服,还是守护?

浏览量:134 次

在古今征服者的故事中,重重沙漠多是开疆拓土必克的阻碍。穿过沙漠,便再也没什么能挡住铁骑洪流。

沙海之行,必经磨难。无数中外商人和使节生死相赴,克服沿途的干旱、风雪、盗贼、狼烟,终于趟出一条沟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从此,西域成为中国人对“远方”的全部向往。

而今,一条高速公路穿越乌兰布和、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沿着丝路足迹,将首都北京和西域新疆的世界级风景联结起来。

G7,京新高速,东起北京,西至新疆塔城地区,全长2540公里。

这是一条观察中国东部季风气候向西北干旱半干旱气候景观演变的绝佳路线。横亘中华大地的世纪家国之路,不仅穿越了亚洲最大的连绵戈壁区、农耕游牧的交汇带,更铭刻着国人百年寻路的纵横开拓史。

G7途经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等省份,使得北京通往新疆的距离缩短了1300多公里。良好的路况,缩短的路程,让野心勃勃的旅人将自驾新疆的理想变为现实。

G7公路地图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

行驶在G7公路上,我们不由得会感叹:原来裸露的大地,也可以这么美。

安集海大峡谷位于新疆天山北坡,坐落于G7公路西端的塔城地区。中国的大峡谷可谓多矣,安集海大峡谷不算闻名,数百米的落差也排不上号,但论险峻和壮丽,鲜有峡谷能与之匹敌。

它的悬崖太陡峭了,悬崖顶部却是一片可以行车的宽广平台,平台与峭壁间构成几乎没有坡度的直角。

安集海大峡谷悬崖的顶部,一片宽广的平台。

流淌于下的安集海河并不宽阔,在硬朗的峡谷里显得柔弱,碰上稍微坚硬一些的滩涂,便四散为细小的、枝杈般的水流,流淌出颜色的盛宴。阳光照射下,血红色的峭壁与淡蓝色的细流,构成动与静、暖与冷的对比之美。

色彩瑰丽、低阶密布的安集海大峡谷

恰恰是这看似弱小的河水,经年不息,塑造了安集海大峡谷的纹理。脆弱的沉积岩“体质”,加上没有植被保护,让这里的地貌更易受到流水的塑形。《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郝沛说,峡谷顶端层层叠叠的平台,都曾经是河床。在地壳运动的助力下,河流不断纵深下切,形成了这座峡谷。

沿着G7,从安集海大峡谷向东行驶800多公里,抵达新疆东大门——哈密。这里有一处五堡魔鬼城,是典型的雅丹地貌。

“雅丹”是维吾尔语,意为“险峻的土丘”。

(图片来源:123RF图库)

峡谷源于水的鬼斧,这里则是风的杰作——风把沙子和碎石搬运过来,又通过千万年的风蚀、风化,将裸露的砂岩塑造出如今千姿百态的模样。

月夜下的雅丹,一块块怪石在幽蓝天地间无声伫立,有种古梦般的美。

和雅丹一样横卧在大漠戈壁中的,还有胡杨的树干。

我们抵达之前,木垒原始胡杨林刚刚经历一场大雪。深秋胡杨林金灿灿的叶子,此时已尽数凋谢,但粗壮的枝干形成了更具张力的线条,奋力向天空伸展。胡杨是沙漠中生命的象征,且看那些倒下的胡杨木,根系仍然紧紧攥住身下的黄沙,不让它们肆意飞扬、扩张。那些扭曲的树的姿态,仿佛是跟干旱搏斗的遗迹。

胡杨木粗壮的枝干,有着粗糙生命肆意的美。

岁月和自然的侵蚀,塑造了这般的大美。但这些美却是脆弱的。

G7途经的北疆奇台和南疆阿拉尔路段,均是荒漠化的重灾区。道路两侧原生植被稀少,加上公路建设的填挖影响,部分地区土壤盐渍化较为严重。

为了改善 G7 京新高速沿途荒漠化的自然环境,避免风沙、水土流失对交通基础设施的侵害和威胁,2018年10月,由凯迪拉克 XT5、XT4与凯雷德组成的凯迪拉克全系SUV车队直驱1627公里,开启了守护G7为主题的公益试驾之旅,在G7公路沿线的奇台县,种下了沙枣、白榆等树木。

几十颗树仅是起点。上汽通用汽车凯迪拉克与中华环保基金会合作的“驭沙计划”,计划种植各类树种20.92万株,栽种面积约377.3亩。通过因地制宜的考量,以及针对土壤特点进行科学甄选的树种,确保两地植被林木成活率达到 85% 以上。在南疆阿拉尔地区,还计划种植41万株树木。

种树需因地制宜,项目将由擅长生态治理的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提供技术支持,在防治沙化领域拥有几十年的操作经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地落实。

此外,凯迪拉克品牌还联合中国绿化基金会、内蒙古阿拉善盟政府,在G7沿线的胡杨观赏地内蒙古额济纳旗的“小胡杨计划”中,已经种植了730亩胡杨。

所有的伟大,源自一个勇敢的开始。在创造伟大的道路上,每个微小个体的点滴都值得尊敬。

2018 年是凯迪拉克的公益元年,凯迪拉克也是首个投身荒漠化防治公益项目的汽车品牌。未来,凯迪拉克未来将继续多维度的探索与尝试,在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同时,为更多的勇敢力量赋能,在平凡中创造更多伟大。

(本文为活动推广信息)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最美高速公路,是征服,还是守护?